民事诉讼执行

首页 > 民事诉讼执行 > 正文内容

起诉状中列明的被告信息足以使其与他人相区别,应认定为明确的被告

编者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项规定,起诉必须有明确的被告。本期改判案例涉及如何判断原告在起诉状中列明的被告信息达到了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有明确的被告”的要求,二审对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项规定的“有明确的被告”的理解和改判观点,对类似问题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起诉状中列明的被告信息足以使其与他人相区别,应认定为明确的被告

--赣州开发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江西省首诺铜业有限公司、何东霖、彭芬等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改裁案

 

裁判要旨

起诉状中列明的被告信息足以使其与他人相区别,应认定为明确的被告。该被告是否与本案存在真实关联,应属于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的考量范围,不宜以被告不明确为由裁定驳回起诉。

 

基本案情

(一)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赣州开发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投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西省首诺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诺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何荣贵。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代英。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何东霖。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彭芬。

(二)基本事实

建投公司诉请:判令首诺公司归还借款本金2300万元,以及相应利息、违约金、律师费用等。何荣贵、代英、何东霖、彭芬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生效裁判认定的基本事实:首诺公司向建投公司借款逾期未还,建投公司诉请还款,要求首诺公司法定代表人何荣贵、配偶代英,以及在《担保合同》中签名的何东霖、彭芬共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担保合同》内除签名外,未载明何东霖、彭芬的具体身份信息。建投公司在起诉状中列明了何东霖、彭芬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年月日、住所地和身份证号码等信息,并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提交了赣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出具的二人户籍信息证明。首诺公司法定代表人何荣贵的委托代理人在一审庭审中陈述:“何荣贵与代英是夫妻关系;何荣贵与何东霖是父子关系;何东霖与彭芬是夫妻关系。”

 

裁判结果

一审裁定:驳回建投公司对何东霖、彭芬的起诉。

二审改裁:撤销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赣07民初291号民事裁定;本案指令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裁判理由

一审裁定理由:建投公司提交的案涉《担保合同》上虽有“何东霖”、“彭芬”的签名,但未载明相应的身份信息,该院无从确认建投公司起诉的“何东霖”、“彭芬”是否为案涉《担保合同》中载明的“何东霖”、“彭芬”。在指定限期内,建投公司亦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故本案被告何东霖、彭芬是不明确的,建投公司对何东霖、彭芬的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

二审裁定理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的条件之一,是有明确的被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九条规定,原告提供被告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等信息具体明确,足以使被告与他人相区别的,可以认定为有明确的被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第三项也作出了与前述内容一致的规定。因此,只要原告提供具体明确的足以使被告或者被告人与他人相区别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等信息即可。建投公司在起诉状中列明了二人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年月日、住所地和身份证号码等信息,这些信息足以使二人与他人相区分,且在案涉《担保合同》中有何东霖、彭芬的签名,符合起诉阶段“明确的被告”的判断标准。被起诉的何东霖、彭芬是否与案涉《担保合同》具有真实关联,应属于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的考量范围。一审法院以何东霖、彭芬不明确为由驳回建投公司对其的起诉,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案例索引

一审: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赣07民初291号

二审: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赣民终502号

二审合议庭成员:刘晓玲、高治、孙明

                                                                       

摘自:“江西民事审判”公众号  编写人: 张冰华


感谢阅读,欢迎分享指正!

如需法律帮助,欢迎与我联系。

202103021614683867680867.jpg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若干规定(2004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若干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若干规定》已于2004年9月7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2006年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 481 号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已经2006年12月8日国务院第159次常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07年4月1日起施行。                       ...

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工作规定(高检发办[2019]55号)

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工作规定(高检发办[2019]55号)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工作规定》的通知(高检发办[2019]55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解放军军事检察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工...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关于进一步规范适用执行参与分配制度相关问题的解答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关于进一步规范适用执行参与分配制度相关问题的解答赣高法执[2021]30号 为了全面落实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具体部署,进一步深化“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统一规范适用执...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2002年8月29日施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了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

最高院:对于只有被告方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或被监禁的离婚案件,应当由原告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法院管辖

最高院:对于只有被告方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或被监禁的离婚案件,应当由原告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法院管辖

裁判要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条是对于原、被告双方均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或被监禁时,确定案件地域管辖的规定,对于只有被告方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或被监禁时...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西省司法厅关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代理参加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活动辖区范围的通知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西省司法厅关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代理参加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活动辖区范围的通知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西省司法厅关于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代理参加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活动辖区范围的通知赣司办字[2018]46号 各设区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局,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各县(市、区...

《关于行政案件案由的暂行规定》(2020)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行政案件案由的暂行规定》的通知(2020)(法发〔2020〕44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最高人民...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怀揣法律人的素养,对正义坚定追随,为您排忧解难。